商人罗振宇做生意:“得到”吸金能力不减,知识付费的风却停了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20日

       沉默了一段时间后, 两个“老罗”再次回到了公众的视线中。一位是《真实传奇》的主角罗永浩, 另一位是打出“知识付费第一股”的罗振宇。近日, “获取”App和“罗记思微”微信公众号母公司思微创的IPO进程再次暂停, 原因是“财务信息已过期”, 这是思微创第三次暂停创业板因财务信息到期上市审核。 4月21日, 时代周刊记者就是否继续创业板IPO及公司未来发展向思创董事会办公室相关人士致函。截至记者发稿, 尚未收到具体回复。在徐致远的脱口秀节目中, 罗振宇曾坦言:“我是商人, 没有感情, 不要把我当知识分子绑架。” 10年前, 罗振宇表现出敏锐的商人意识, 利用优酷平台, 与神隐联手打造知识型视频脱口秀《罗记思维》, 同名微信公众号也开始运营。
       次年, 罗继思微的付费会员售罄, 让罗振宇看到了知识付费的潜在市场。趁着知识付费的趋势, 罗振宇于2014年成立思创公司, 2015年开启“时光之友”跨年演讲, 2016年推出“获取”APP, 推出“获取高级研究”研究所”2018年。这已经成为罗振宇商业帝国的基石:线上通过“获取”App、“罗记思维”微信公众号等产生收入, 而线下“获取高级研究所”、“朋友”的时间”跨年演讲等与收获一群忠实的粉丝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 在反内卷化、平躺成为新的社会语境后,

越来越多的用户不再执着于从一系列课程中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论; B站的何同学、智慧君等90后高手也开始从侧面攻城略地。
       如今, 49岁的罗振宇一直未能亲临上市敲钟现场。倡导终身学习、举办“知识春晚”的罗振宇还能带动平躺的年轻人吗?上市之路一波三折, 知识实现的终点是上市?从美股到科创板再到创业板, 罗振宇掌舵的思维创造, 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。 Mind Creation在成立之初可能就计划在美国上市。
       招股书显示, 2014年, 为进行海外融资, 创想开始搭建红筹VIE架构。然而, 该计划在不到一年后就终止了。 2015年7月, Mind Creation决定解除VIE控制协议。放弃海外上市, 思创回归国内资本市场的第一站是科创板。 2019年10月,

北京证监局官网发布了心创上市指导表。文件显示, 创想拟在科创板上市, 辅导筹备工作已于2018年12月开始,

将持续到2019年8月。然而, 2020年9月, 创创首次披露招股书时,

它已经转向创业板。
       招股书显示, 思创拟募资10.37亿元, 用于知识服务平台优化升级项目和人工智能基础研发中心建设项目。, 技术平台建设项目和学习中心的一系列扩建项目。罗振宇深谙“名师”号召力, 用股权激励将几位名师推上战车。招股书显示, 2016年, 铭创以罗振宇受让杰皇港股权的形式实施股权激励。激励对象为“Get”应用的联合讲师李湘、李笑来和吴军。此外, Maker 的 23 位投资人不仅包括猎豹移动 CEO 傅盛、联想创始人柳传志、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于建军等互联网创业者, 还包括新东方创始人于敏宏、好未来创始人张邦欣两位教育家。新年致辞的受欢迎程度有所下降。 “搞定”App、“去高等研究院”、“时光之友”新年致辞是罗振宇的主要业务阵地。其中, “Get”应用于2015年上线。这一年, 罗振宇停止更新视频网站课程, 将核心用户转移到自己的私域平台。 “我觉得‘Get’不是割韭菜, 也不是智商税, 有的课程真的很不错。” 4月22日, “Get”的学生李佳(化名)告诉时代周刊记者, 他经常在“Get”上收听。一些你感兴趣的课程。 “get”App汇聚了刘润、李笑来、薛兆峰等精英导师, 产品形态包括在线音视频课程、有声书、电子书、实体书、线下课程等周边产品。闫思雨(化名)是因为学者刘庆才注册“获取”了该应用程序并支付了课程费用。 “去年一时间, 柳青在社交媒体上非常火爆。当他看到他的西方现代思想课程时, 他一热就买了, 但他并没有坚持要听。 ”闫思雨说。“Get”APP里还有一门高年级学生获取准考证的课程——Get Advanced Research Institute, 这个线下课程是基于12周的人脉、眼光、能力突破, 需要提交19800元学费, 目前该项目已累计15771名学生, “Get”App吸金能力不减, 但“时间之友”跨年演说正在消退。招股书显示, 从2017年开始到2019年, 退款比例分别为2.90%、4.99%、14.12%;2020年, 受疫情影响, 比例将上升至43.29%;2021年, 由于对疫情的担忧,

直接将演讲改为直播2021年12月跨年演讲开幕前3天, 宣布罗振宇“时间之友”跨年演讲因疫情防控原因无法安排观众观看, 紧急退款程序已启动 经济损失造成临时退款很直观。 Thinking Creation表示, 2021年所有的门票款项都退还给了跨年演讲的消费者。总票款支付金额849.63万元, 相应的票款支付收入802.25万元, 相应的广告权收入损失202.04万元。此外, 据媒体报道, 2016年《时代之友》跨年演讲直播时, 深圳卫视一度以1.69%的收视率位居全国第一。但2019年, 《时代》跨年演讲《我的朋友们》收视率已经跌出8强, 为知识付费还是一门好生意吗?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曾说过, “站在风中, 猪会飞”。 2016年, 被公认为“知识付费元年”。市场涌现了Get、喜马拉雅、知乎、分达等不同模式的知识付费产品, 相关内容创业也成为风口。 Mind Creation在今年推出了“Get”App。截至2021年6月30日, “获取”App累计激活用户数超过4540万, 累计注册用户数达到2575万。数据显示, 2018-2021年, 创想在线业务活跃用户数为362.25万、282.92万、266.16万、253.94万, 付费用户分别为267.29万、197.16万、185.63万、157.45万。整体下降趋势明显。例如, 明星订阅栏目产品之一“李想知识内参”就因为订阅量和打开率的持续下滑, 于2019年5月正式停播。同时, APP上的课程也越来越“轻”, 从每年上百节课调整为十几节小课。订阅者通常报告说内容总体上是相对基本的。 “get”所面临的困境, 也是整个行业的困境。在经历了前期的高速增长后, 行业进入了瓶颈期, 知识付费的复购率和完成率都有所下降。, 使用时间减少等等。
       在招股书中, 思维创将凡登读书、知乎、八九灵、混沌大学、掌阅科技、中文在线、中工教育、创业黑马、粉笔科技列为竞争对手。 “由于公司专注于付费内容的运营, 用户规模可能不如主要提供免费内容的竞争对手, 与流量相关的广告收入规模也可能不如竞争对手。”创想在回复审核询问函时表示。 “为知识付费的风已经停了。” 4月22日,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晓荣告诉时代周刊记者, 市场上出现了一些优质的知识付费产品, 但就整个行业而言, 最知识产品的深度有限。启蒙知识基本上属于某个领域, 其常见的经营方式是迎合用户的焦虑, 推销产品, 但这是不可持续的。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0 华康科技有限公司 huakangkeji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personalnirvanafun.com) ICP备案号:皖U5-20125970